你说她的文章真的在很详细地写一些事实吗?其实并没有,全都是情绪,这是因为爱看《自由时报》的人,也喜欢看情绪。